0326 非核亞洲論壇速記

肇災者付出責任才是正義  (文/陳秉亨)

脫原發辯護團代表

河合弘之律師:福島核災之後,300個律師組成脫原發律師團,2015年本來阻止高濱核電廠,但是在2015年聖誕夜的時候被更改,會被翻案是福井地方裁判所,所以就換到大京地方裁判所,藉由這樣的行動,讓高濱電廠的啟動一直無法成功。

到2016年四月,有四台機組運轉,兩台在仙台,兩台在高濱,高濱這兩台被我們停止了,現在日本只有兩座核電廠在運轉,全部有54台,2016年4月6日,最高裁判所會有最新的裁判。如果判決獲勝,代表日本所有核電廠要停止。

我們這個法律顧問團跟日本民眾並肩努力,讓日本所有的核電廠停止運作,對亞洲是很有意義的。因為如果都沒有核電廠,日本就沒有理由說服其他國家來輸出日本機組。如果日本要推銷的時候,只要其他國家反問你們國家的核電廠運轉如何?日本就會說不出口了。停止核電廠的運作,不只為了日本,而是保護亞洲所有的國家。

老實說,日本大半民眾對於核能知識不了解。他們不知道如何反對或是要不要反對。反對運動在日本來說很少數,多數人不知道而且不關心。我想到如何說服國民,最好的方法是電影,所以我們就做了這部電影。這電影勾勒出日本核電所有的問題,用了30多個法律問題的重點來反駁擁核派的論點。2015年完成之後,已經在日本上映1千1百次。看的人超過8萬人。

藉由這部片子的觀賞可以了解日本核電的現況,希望大家帶回片子回到國家可以進行小型放映會自主觀賞。我真的感到抱歉,日本不應該輸出核電工業到任何國家,但是這是雙方的責任,賣的也不對,買的也不對。所以說希望可以堅決反對輸入的部分。也希望藉由大家的力量來一起反對核電。

最後我的結語,反核不一定在法庭獲勝,這不是勝利,最後民事與刑事責任的追究,才是真正的正義。另外我們重要的行動,就是確保福島的兒童接受持續的治療與應得的關注。我看到最可憐的女童,在脖子先後畫了兩刀,切除甲狀腺。女孩子每天擔心是不是會再發生癌症。但是日本政府主張甲狀腺癌跟核災沒有因果關係。

我們就是要努力讓政府承認他們的過錯,並且賠償受害人,我們要進行很多的戰鬥,我們會跟日本國民一起合作,也希望跟亞洲的人民一起合作。

福長律師:我主要負責日本核電廠輸出日本,大家這一次有去福島,我想對大家是很重要的經驗,希望大家把看到的帶回國內分享給更多人。大家不要以為福島是遙遠的故事,其實離每個人都很近。

我常提出的口號是:不要賣給印度。我跟印度的朋友合作在抗爭。但是我認為不只是印度,是全部都不能輸出,我認為這是人的責任。日本民意7成反核,但是並沒有民意指出反對核電輸出。電力是民生必需品,我希望日本要輸出的不是核電,而是再生能源。從小的社群開始,到更多專家、市民的加入,我們一起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