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3 非核亞洲論壇速記 (4)

福島的女性 (文/陳秉亨)

木幡女士

發生核災之後,許多人身心俱疲。許多人得憂鬱症還有自殺。福島的居民不只因為核災受到輻射曝曬,本來就在核電廠工作的男性,回到災區工作,重複受傷,50-70歲的男性死亡率有增加的趨勢,有很多人得到心血管疾病。

就算是現在的狀況,東京電力公司做了身體檢查,只會告訴本人,其他人不知道,而且會把檢查的結果全部回收,如果人生病了,根本不知道因果關係。我兒子23歲,有兩名童年的朋友在核電廠工作,因為白血病過世。大雄町小朋友,如果檢查出來有甲狀腺的問題,東電也只會隱蔽。

2015年投入地方選舉,後來第二高票當選,就是因為大家認為應該要重視小朋友的身體健康。我問東京電力,應該要發展自給自足的能源,但是對方只說,要花很多錢所以不可能。東京電力從來沒有幫人民著想。事故之後,東京電力曾經沉靜一些,本來以為他們改進了,沒想到體質還是依樣,而且越來越過分。

町長都聽上面的人,一直要我聽話,但是我個性比較直,最後我想要說,笨蛋大雄町,竟然聽東電的話,要在大雄町種植草莓,我想告訴大家,千萬不要吃大雄町的草莓。

佐佐木女士

我住在福島,也想一輩子住在福島,但是沒想到這個事件, 讓福島變成臭名的地方。福島核災造成世界的困擾,我們感到抱歉,所以想要振興福島。首先要思考過去的失誤,但是地方政府跟東京電力,一直想要粉飾太平。政府在歸返困難區域之外,要全部人民歸返,補助人民歸返,製造出到處都是安全的假象。

通往福島的國道六號,這三年都不能通行,去年還有加速通過的警語。現在竟然出現招募中學生去做清潔活動的團體,讓居民感到錯愕。災民跟全國的團體都去抗議不能這麼偽善。但是竟然有四百位高中生穿便服,沒有穿防護服,就去清理國道。

上一任知事,在福島縣做了環境創造中心,規定福島的小朋友都要前往參觀過一次。我們質疑縣政府的立場,所以我們就做了福島行動計畫。我們去抗議要做創造中心的市長。希望不要傳達福島是安全的神話。我們做了20幾次的交涉,也去縣議會提出要求。我們認為環境創造中心應該要展示福島的悲慘還有應該怎麼面對未來的生活。2016年七月,環境創造中心就要營運,不知道我們的要求可以達到多少,但是至少不要誤導小朋友錯誤的知識。福島縣安全的空氣、水、土壤、平凡的日常生活、生存的意義都不見了。最重要的是,失去讓小孩安全長大的條件,沒有孩子未來的地方是沒有我們的未來的。

國家、東電、地方政府沒有一個人負起責任,我們沒見到他們誠心誠意的道歉過。當然我們不會默認這些事情發生。這幾年佐藤先生跟東電交涉超過兩百次,到2015年二月我們進行了超過一百次的活動。海嘯天災很淒慘,但是核災是人類更無法面對的,我們必須每天被看不到的輻射污染。有166位小朋友甲狀腺出現問題,地方政府還在說無法斷定因果關係。福島人的切膚之痛,如果日本全國視而不見,日本是沒有未來的,我們永遠無法原諒安倍政權。

橋本女士

是去年參加反核電影節的時候,跟各國的反核團體接觸。我看了五、六隻電影,才花日幣一千元,因為有電影節,我才能來到這裡分享故事。我的女兒是1991年一月出生,那時候世界有戰爭,我為小孩感到不安。因為有女兒讓我開始想要認識環境,參加佐藤先生的讀書會,可以跟亞洲的朋友聯繫。

身為住在福島的人,很害怕無法清楚地傳達福島的現況。我1991年出生的女兒,在20歲生日的時候,生了小孩,那一年發生核災。當時我真的不知所措,也不知往哪裡逃,就算是我平時讀了很多的資料,但是並沒有事先做準備,讓我非常後悔。

後來我的女兒跟我的孫子在九州避難,會有通知去做甲狀腺檢查,只是一些數字資料的文件,但是對災民來說實在情何以堪。我的孫子一歲半的時候,找到福岡可以信任的醫師,去做檢查,我希望我女兒跟孫子一起去檢查,還好當時沒有異常。但是我們不想告訴福島縣政府說我們沒有異常,我們不想要讓沒有異常的資料被利用成支持核電廠的資料。

縣政府說可以回家了,這些書面通知根本沒有照顧災民的感受,我們也不想要寄回去。車諾堡的人來福島,我們做了交流。我覺得政府都在惡意的使用資料,還好我跟女兒的想法相同。很多的家庭,有不同的看法就決裂了。最後,能夠跟亞洲的國家經驗交流,真的是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