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3 非核亞洲論壇速記 (2)

福島核災中的抗爭  (文/陳秉亨)

這是福島核災過後的景象,災區裡面有堆積如山的輻射土壤的垃圾袋,或是在庭院裏面挖一個洞,把表層的土壤埋在裡面。如果沒有庭院的家庭,只能裝垃圾袋外面做水泥桶。焚化爐以前只焚化100貝克的垃圾,災後燃燒8千貝克的垃圾,現在蓋一個焚化爐在大家要回去地方。

這次會議只有台灣有明確的反核政策,其他國家都面對核電產業的壓力。現在日本政府為了要推核電工業,所以想辦法要解除管制,製造核電安全的假象。明年要被解除的飯館村,小學預定地每小時1.128微西佛的劑量。去年開通的日本國道六號,其實是通往歸返困難區。在三春丁,要建設福島環境創造中心,日本原子力研究開發機構要進駐,要做人民的「輻射教育」。環境省做的手冊,免費發放,手冊中說微西佛的輻射量只會對細胞造成一次的傷害,但是不說全身的細胞都會受傷,而且說只要經過幾個小時細胞就會回復。但是他沒說細胞修補錯誤的時候就是變成癌細胞。官方文宣有九成的實話,但是參雜了一成的謊話。災民面臨如此困苦的情境,但是國家顯然並沒有想要幫助人民。

所以被害者決定要團結,成立源發事故被害者團體連絡會,結合各個對政府提出訴訟的團體,代表被捨棄的居民去交涉。國家正在做的事情,除了讓災民回家之外,就是要切斷對災民賠償的責任。2016年3月2日也到中央政府進行交涉,也在東京做了全國集會與反核遊行,拿著農民用的旗子上街頭。

縣民對甲狀腺進行調查,對37萬人做檢查,現在有166人被懷疑有甲狀腺癌的問題,小朋友得到甲狀腺癌的家長也成立家族會,結果醫院方竟然成立專家委員會來對付癌症兒童家長會。

核災過後一年,出現災民不被救贖,政府想要重啟核電的趨勢,日本環團認為因為沒有控訴到電力公司核心的部分,所以讓電力公司蠢蠢欲動。所以福島就發動1萬四千人集體訴訟控訴東京電力公司還有日本政府。這過程中的檢察官,在刑事做了兩次不起訴處分,主張沒有必要用刑事控訴去追究責任。還好日本有檢察官的檢視會,這個會是由市民挑選人才組成,檢察官檢視會的監督還有十萬份人民連署壓力下,去年終於決定起訴東電與日本政府。

當時有三個結論:一、核電只要發生一次爆炸,就會產生極大的危險,電力公司要有義務提醒人民要時時注意。二、東電聲稱海嘯在預估外,其實東電曾經估算有15.7公尺的海嘯,原本有打算要做25公尺的堤防,但是東京電力沒有做。三、發起了公民聲援訴訟團,訴訟不該發生在法庭內,應該是全民審視。地球是圓的,核災會影響全人類,大家應當攜手阻止核電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