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生能源 | 台灣環境保護聯盟

Category Archives: 再生能源

「是誰弄髒台灣?反擊王文淵主導的工總白皮書」記者會

數周前,工總發表了白皮書對政府建言,然而其建議大有謬誤;與此同時,工總理事長王文淵批評台灣太髒不適合發展觀光,「弄髒台灣,再罵台灣」。

因此,我們與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環境法律人協會、台灣再生能源推動聯盟、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共同在八月十五日共同發表記者會駁斥謬論,以正台灣國家、人民、自然的永續未來。

 

越大的企業,越該對社會負責

 

台灣環境保護聯盟會長劉志堅表示,企業有對國家社會的責任,越大的企業要承擔越大的責任,然而整個白皮書沒有企業社會責任這六個字。我們對此感到非常遺憾。

我們認為企業應該呼應大自然變化,應對全球暖化,但白皮書裡減碳主題的內容僅是著眼於擺脫責任、減少經費付出。

台灣十大排碳企業依序為台塑化、中鋼、台化、中龍、台塑、中油、台積電、南亞塑膠、亞泥、台泥,共排碳一億噸,占全國總排碳量37%,他們有極大的急速減碳責任。

(圖表資料來源:台大風險社會及政策研究中心)
此外,工總要求台灣持續供應廉價穩定的電力,台灣的工業電價世界第七便宜,電價若不能反映市場、外部成本、作為政策工具,便是變相補貼企業、扼殺綠電發展。

白皮書中所述的五缺是假議題,實質上原因是是企業缺乏效率。

能源電力不是無限供應且廉價的,核電是過時、昂貴的,且核廢料沒有解決辦法;而再生能源的穩定性是可以克服的。

此外王文淵表示固定排碳源對PM2.5的排放量是5%所以可以忽略,我們予以否定。

若有機會,我們希望工總可以跟我們進行進一步的討論。

 

台灣工業結構停滯落後如同第三世界

 

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理事長徐光蓉強調重視政府的腳色與作用,以及政府的不作為。
台灣耗能是全球23名,個人耗能是12名,人均耗電一萬一千度。

1998年全國能源會議就已判斷產業結構須要調整,但產業轉型卻至今未行,工業耗能不減反增。

國民兩黨,只關心自己前途利益,隨企業起舞,並未認真看待能源與產業政策、台灣的未來。

台灣的能源有五六成是工業用,2011年時能源局改變統計方法將耗能的石化業歸類到其他部門以減少「工業部門」的數據,但此後耗能占比還逐年上升至2017工業45%、石化業其他類21%,產業結構不只沒改變還惡化。

去年底工業用電61%,比較OECD與非OECD其他國家資料,台灣的工業高耗能比例接近第三世界國家,而這些工業對台灣貢獻了多少。

另外近日台積電環評宣布20%供電使用再生能源,相較於APPLE的總部100%使用再生能源,這是否足夠呢?

然而台積電願意宣誓,已經比其他企業前進多了。

其他企業也該朝這方向發展,我們台灣才有未來。

 

台灣高耗能產業的落後低效率

 

台灣再生能源推動聯盟副理事長蔡志宏再度強調台灣人均耗電一萬一千度,是歐盟兩倍、日德1.5倍,差距來自於工業耗電。

我們的工業電價比中國韓國還低,空汙費也很低,在我們的努力下今年才要開徵空汙費。

我們生產低端產品,研發費用不足先進國家的1/10,我們靠低電價與空汙費來競爭,GDP卻低於先進國家。

現在中國對空汙水汙非常嚴謹,他們驅逐出的高耗能高污染工業回到台灣,台灣成為中國的海外汙染工業區,工總成為汙染工業總會。

去年民生用電成長0.5%,工業用電成長5%,這些用電大戶有多少節能建樹?偌大六輕,沒有太陽能板。

去年火力發電承擔了耗電增長的五成以上,空氣會好嗎?

我們只有29條的能源管理法,中國有86條節約能源法、並且強制節能,我們建築物節能落後德國四十年。

台灣能源進口每年將近1兆多元,我們若能發展再生能源,能源就會成為國內產業,如德國能源已成第四大產業、日本節能產業興盛。

大量耗能、汙染、不思節能與新能源、不投入研發,能規劃台灣的未來嗎?

 

「阻礙環評,再罵環評」

 

環境法律人協會秘書長林子琳針對白皮書批評環評反駁,工總認為環評委員有最終否決權,然而由於出席比率制度,現場常常是七名政府代表與四名專家(甚至政府可派員代表無法出席的專家),實際狀況是政府有最終同意權。

工總認為環評繁瑣冗長並且評估經濟社會影響不必要,但是大量專家委員就是為了確保全方面的影響評估,而實際上流程冗長肇因於廠商提交的環說書忽視影響甚至假造資料,導致居民與環團需要糾正與告發劣偽環說書。

工總建議「開發同意權轉由政府主導」,現行制度即已經是政府核可,工總此建議本身即為錯誤認知;然而政府卻未能符合法規要求的對開發案實行後續追蹤,如此如何信任政府能基於環評精神審查案件。

工總不正視環境破壞、不檢討產業弊病,將產業問題卸責於環保法規,這樣忽視破壞、只顧著爭取利益才是工總該檢討的。

 

工業總會是阻礙台灣經濟轉型進步的墮落保守勢力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副祕書長洪申翰針對工總王文淵宣稱「台灣太髒不適合觀光」表示,重要的是看透其潛藏思維。

王文淵此言論的思考脈絡認為台灣應該要以工業、製造業為規劃核心。

工業製造很多就業機會,大家都認為是「工業在照顧台灣」。

但近來大家發現,生產的成本和代價是大家共同承擔的,工廠能生產、累積資本,是一般人負擔代價(如汙染、環境改變)的,實際上「是台灣整個社會與政府在幫忙工業」。

工業大老們常常跟風新概念如工業4.0、雲端、AI,很快地宣稱要轉型改變。

但實際上這些企業才是整個台灣轉型最大的阻礙,他們對於產業、環境、能源的意見,每一個主題都說「我不願意改變,我要固守我的結構賺取利潤」,甚至觀光業發展時還要發言打擊。

若依工總白皮書來規畫台灣發展方向,台灣就完了。

去年綠盟揭露六輕一年超標排放兩萬五千筆零開罰,其後環保署也僅開罰十二筆最低罰金。

與此同時台塑用其資源與影響力在環境議題鞏固勢力,我們看不到台塑在台灣經濟轉型做出任何貢獻的意圖。

工總幾乎是這些墮落保守企業的代表,很多企業表示他們一點都不想被工總代表,我們希望這些進步靈活的企業公開發聲,並籲請政府勿將工總意見納入政策。

2018.08.17

編千億元綠能預算 變核二為地熱電廠

高成炎(台大資訊所教授、蘭陽地熱資源公司董事長) 

這兩星期有很多與反對燃煤空污相關的新聞,包括2月19日台中、高雄的反空污大遊行,以及副總統陳建仁回應遊行訴求說在年金改革告一段落後,他會向中研院李遠哲前院長討教、如何來做好抗暖化及CO2減量的工作。另外我們也看到,2月16日台中火力發電廠因為中部地區PM2.5汙染太過嚴重,在上午11時至下午5時降載730MW。發電業產生的CO2佔台灣總排放量的一半,其中燃煤電廠佔一半以上。所以如何使燃煤電廠早日淘汰,目前已經是一個迫在眉睫的政治課題。而且新政府也已經宣佈要「2025、非核家園」,所以無煤、非核這兩個目標都需要盡早達到。這當然有一定的難度,因燃煤加核電總發電佔比超過50%以上,短期內台灣不可能達到無煤非核。

橢圓型紅色虛線為岩漿庫投影位置,紫色方塊為核能電廠位置,岩漿庫投影位置內的核能電廠為萬里核二廠。圖/修改自Lin,C.-H.,2015(by Mr.Wang, S.C.),本文作者提供

綠能發電進一步退兩步的2016

高成炎、台大資訉系教授、蘭陽地熱資源公司董事長

在12月5日的自由時報上面,我們看到前國策顧問郝明義先生的文章「小心非核家園實現不了」。文章中指出,如果非核家園是一場戰役,那麼現在政府的戰略、戰術、和主帥都出現了問題。郝先生的文章分析深入,我讀了真的是心有戚戚焉。對我來說 綠能發電在2016年,真的是進一步退兩步。我就換個角度來分析。我就以最有可能的三項綠能來做討論。也就是說風力發電、太陽光電以及地熱發電。

我們先談風力發電,尤其是海上風機。海上風機政府規劃要建置也已經有8年了。而在2012年就選定永傳以及上緯兩家公司補助,在我看來永傳以及上緯今年政黨輪替之後也沒有多少進度,目前台灣西海岸連一隻海上風機的影子都沒有。這兩家公司原先向政府承諾是說2015年底要在海上興建 5MW的海上風機。原先經費是5億元、政府補助一半2. 5億元以及建置經費50%無息貸款。 目前我們了解,建置經費將會提高成近10億元,一樣政府補助一半。而裝置發電容量,却很可能從5MW降為4MW。當然這兩家公司一樣都是面臨一個關鍵的問題,就是工作船的問題。 目前台灣並沒有海上風機的施工工作船。而原先 這些公司是想租用中國的工作船,但是在國民黨執政時期被民進黨籍的立委擋下來。如今 民進黨政府執政,更不可能讓中國籍的工作船來做這些有國安問題的任務 。那麼如何解決 呢? 目前的說法是說要中鋼公司跟台船公司來共同投資製造工作船。那麼何時可以做好呢? 老實講沒有人知道。

日本 CEEG井試驗 與 台日印尼地熱發電

高成炎  台大資訊所教授   蘭陽地熱資源公司董事長

在日本京都大學的網站上面,我們看到11月10日發布的一個消息 (Successful demonstration of the world's first New Geothermal Powerhttp://www.kyoto-u.ac.jp/en/research/events_news/department/kougaku/news/2016/161021_1.html)。這個消息是報導日本京都大學工學院Takehiko Yokomine教授,與日本新能源公司 (J-NEC, Japan New Energy Corporation) 合作,10月21日在九州大分縣成功測試了深達1450公尺的地熱井的單管取熱技術的消息。 內容摘要如下:

“使用地表水源注入系統中並循環使用,而非使用地下溫泉水,能夠解決結垢問題和免於設置回注井,上述兩個問題一直是過往地熱能源發電上的困擾。閉迴路循環系統的中心是一個雙管式熱交換器,埋入地下深度1450公尺。水從地表注入外管後通過地熱加熱達到高溫,再由內管抽取高溫液態水,一旦液態水再次循環至地表將因解壓而轉變成蒸汽,即能推動蒸氣渦輪機並發電“ 。

台西顯榮宮首創100%太陽能發電 環團推三合院屋頂裝設太陽能板

陳婉真/彰化報導 

彰化縣大城鄉台西村,跟台塑六輕工業區僅隔著濁水溪,吹南風的時候,時常遭受石化工業區的空氣汙染;加上六輕位於雲林縣,彰化縣得不到相關的稅金與回饋補償金。環境持續劣化,使得社區人口外移與老化非常嚴重,成為台灣偏鄉社區發展最需要關注的地區。

彰化最遙遠的村 用綠能建立希望

台西村有不少村民願意提供屋頂架設太陽能板發電。(記者陳冠備攝)

 

〔記者陳冠備/彰化報導〕

彰化縣最偏遠的大城鄉台西村,跟六輕工業區僅隔濁水溪,20年來,六輕所排放的汙染隨著南風吹到台西村,當地環境出現惡臭味,村民健康也亮紅燈,造成人口外移與老化嚴重,社區逐漸失去生氣;近年台西村受到環保團體關注,也有志工駐村改善生活品質,今日立委洪宗熠、陳曼麗等人,在地區信仰中心「顯榮宮」,裝設了全村第一座太陽能設備,藉此呼籲惡鄰減煤,要用綠能來建立希望。

全台第一座太陽綠能廟宇 彰化縣大城台西顯榮宮

天泰能源公司今天到彰化縣大城台西村顯榮宮,向村民說明太陽能發電系統的好處與意義。記者何炯榮/攝影

 

聯合報 記者何炯榮╱即時報導

彰化縣大城鄉台西村顯榮宮是村民的信仰中心,在台灣環保聯盟的促成下,天泰能源公司今天幫顯榮宮裝置12片、可發電3瓩太陽能發電系統。台灣環盟秘書長陳秉亨說,這是台灣第一間100%使用太陽綠能的廟宇。

以清水地熱發電、帶動三星温泉鄉

高成炎  台大資訉系教授  蘭陽地熱資源公司董事長

在陳文昌議長的網站上,看到11月3日陳議長帶著十幾個縣議員,到三星紅柴林去參觀第二期能源國家型計畫(NEP2) 所挖的紅柴林2號井。現場有一位范博士向大家報告說、依科學證據推論,這個科技部所挖的紅柴林2號井,完成時井底會有120度至150度C,可以達到地熱發電的經濟規模。陳文昌議長則表示,即使沒有達到要求,也希望科技部能將這口井轉給地方來作為觀光暨農業使用。

地熱龜山綠色宜蘭

高成炎    (台大資訊系教授    蘭陽地熱資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宜蘭綠能自治條例的主要精神有兩點: 
1.設一個地熱開發的監督輔導機構。 
2.抽10%的地熱税。 
我在9月18日民報發表「談彰化及宜蘭的再生能源自治條例」一文中批評過此二項目並不恰當。在此,我想對宜蘭縣政府及議會,提出一些有關於宜蘭發展地熱發電更具體的建議。我們知道龜山島是一個火山島,龜山島有海底火山,龜山島離頭城大約只有14公里,並不算非常遠。那麼我們可以來考慮一下,在龜山島建地熱電廠的可行性。在批評第二期能源國家型計畫(NEP2)地熱主軸在三星紅柴林挖地熱井,對地質結構的了解及井位選擇並不恰當的文章「既然熱源來自龜山島,為何地熱井不要在海邊?」(2016/6/10)我提議NEP2應該將第二口地熱井挖在利澤龍德工業區,但未被接受,目前NEP2已挖第二口1500公尺井底依舊只有70℃,即將再度面臨温度過低無法發電而失敗收埸。

台灣推動電業自由化的癥結與挑戰

王塗發       國立台北大學經濟學系兼任教授
 

「台灣如何推動電業自由化」論壇

一、新能源政策的挑戰

新政府提出2025年達成「非核家園」及再生能源發電占總發電量的比重達20%以上的新能源政策目標。這樣的新能源發展目標,與舊政府的目標(再生能源發電占總發電量的11%,核能電廠仍繼續運轉)相比,甚具挑戰性。目標能否達成的關鍵,則在於電業能否完全自由化;若無法有效促使電業完全自由化,則目標將落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