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署「碳捕捉與封存」葫蘆裡是甚麼?

徐光蓉/臺灣環境保護聯盟學委召集人;台灣大學大氣系教授

日前環保署盛大舉辦「碳捕存政策環評諮詢會議」,官方一再強調這項技術在節能減碳上的必要,會前資料似乎顯示這是一項成熟、低風險的技術。事實並非如此。

CCS是不成熟的技術:從1996年開始,至今全球僅12個運轉的碳捕捉與封存(簡稱CCS)計畫,規劃中的計畫從去年75降至今年65個;2009年至今,CCS投資從最高峰時的120億美金減至50億。目前運轉的CCS計畫,有7個在北美洲,都是用於回填高壓氣體,提高原油回收率。只有預計明年開始運轉的2個新計畫,分別在KemperCounty,Mississippi與Saskatchewan,Canada才會是真正為了燃煤電廠碳封存計畫。

而運轉最久,位於北海挪威的Sleipner天然氣田,是將CO2從天然氣中分離,灌回岩層中,每年約1百萬噸,是全球最大的CCS計畫,又稱”GasTank”。2013年自然雜誌報導,被發現岩層有不少縫隙[1],有的長達3公哩,10公尺寬,150至200公尺深,有甲烷與水從下面滲出;有如煙囪。因為位於北海中,且CO2會迅速溶入海水,雖不至於對人造成影響,但是海洋酸化對會對生物造成嚴重影響。

台灣有必要發展CCS技術嗎?CCS計畫只對大量排放CO2的產業才有用:大型燃煤電廠,高耗能產業。台灣希望繼續發展,甚至擴張)高碳產業?根據環保署會前資料:想發展CCS是根據2008年的「永續能源政策綱領」,是為了”建構「高效率」、「高價值」、「低排放」及「低依賴」之能源消費型態與供應系統”,完全是互相矛盾。CCS計畫就是為了能繼續大量使用煤,台灣所有的煤、油、天然氣都靠進口,多用只會加深依存度,也不可能因此提高效率;何況是為了繼續發展低附加價值的高耗能產業!

環保署的報告中不斷批評再生能源行不通,不穩定,無法短時間供應;全球CCS至今還沒有新蓋燃煤電廠封存成功案例,而丹麥、德國風力早已分別貢獻超過兩成與一成的電力,還是歐洲國家中無預警斷電時間最少的兩國。

CCS需要大量資金!根據會議資料,估計封存每公噸CO2約需60美金,也就是每年若要封存500萬噸,就需要90億台幣;何況環保署可能低估。今天燃煤電廠每度發電成本為1.8元台幣,每度因CCS計畫要增加1.8元台幣,會比現在天然氣發電成本約3.5NT/度高,而後者沒有CCS計畫的不確定性與風險。想減碳,直接換成天然氣發電就可以達成。

過去曾經討論過台電公司的火力發電效率比民營電廠差,多用10%燃料;如果台電將發電效率提高至與民營電廠相同,可以少用10%燃料,CO2也等比例減少,至少一年可減少600-1000萬噸排放。請問現在籌設的CCS要到何時才會每年少排600萬噸,花多少錢?

CCS高風險;更危險的是在台灣CCS有可能造成大規模死傷;CCS至今有許多問題無法解決:甚麼樣的滲漏率可以接受?如何確保岩層不會爆炸?如何確保周遭民眾安全?1986年8月21日喀麥隆Nyo湖於夜晚沸騰,飽含CO2雲順山谷流下,經過之處所有動物死亡:1700村民,牛羊等,另外845人送醫。附近的Monoun湖1984年也曾發生類似意外。

台灣鼓吹CCS的學者專家居然完全排除大量洩漏的可能,認為”如果CO2洩漏到開放空間或平坦區域中,…”只要有微風吹拂,…很快就會消散在空氣中”。對海洋生態影響也是同樣輕忽:只會影響“居住在海床面且無法搬離(誰去搬離這些動物?)。且”影響範圍有限,當洩漏的狀況緩和後,生態系統很快就可以復原。””–這些是”環境保護署”該有的發言?

台灣的CCS只想在現有電廠與大化工廠旁直接灌入地下岩層,與國外先尋找適合地質再設電廠的方式反其道而行。削足適履去做,真是適合的地質?地震會不會引發大量外洩?封存在西部沿海,滲出是否可能消滅所有海域中生物?

花費資金、人力、時間強力推銷一個根本不成熟的技術,環保署葫蘆裡賣甚麼藥?



[1]MonasterskyR.2013“SeabedScarsraisequestionsovercarbon-storageplan’’Naturevol.504,p.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