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福島核災

福島核災真的沒有車諾堡嚴重?

徐光蓉/臺灣環境保護聯盟學委召集人;台灣大學大氣系教授

曾在兩個不同場合聽到「福島核災發生時正好吹(強勁的)西風,放射性物質多半(80%)吹向海洋」,所以「福島核災不若車諾堡嚴重!」事實並非如此,事發時地表並沒有吹強勁西風,而福島核災不只是污染還沒控制,兒童罹患甲狀腺癌比車諾堡早發生,怎能說福島核災不如車諾堡嚴重?

核電: 只有風險,沒有安全

作者:高成炎 (環保聯盟反核小組召集人、台大資訊系教授)

政府及台電口口聲聲談核安。其實,核電廠從最初之設計開始,以及整個施工過程中,都有一個未能達到百分之百安全的風險值存在。我在20年前就曾經引用1991年12月份經濟部長蕭萬長所請來的「國際專家顧問小組」替經濟部所做的〈台電核能電廠評估報告〉中的兩個數據:(1)台電1993年的營運目標中,爐心熔毀機率是每年每個反應爐十萬分之五。(2)若加上地震、颱風等外部因素,爐心熔毀的機率為十萬分之十四 (為簡化起見,我們估計時採用十萬分之十五,此改變不影響估計效力),我們假設台灣其他核電廠也是一樣。另外,本人於1993年對爐心熔毀發生率的評估是至少2000爐年發生一次,即萬分之五的機率。這是因為三哩島事件是發生在人類有反應爐運轉後之1700爐年之內,車諾堡事件是發生在累積3600爐年之內。這個兩千分之一的估計值是加上人為疏失後,核電廠發生熔爐的機率是每個爐年萬分之五。而台灣目前六個爐,過一年就是六爐年,若核四在核一除役之前運轉,過一年就是八爐年。依照上面之假設及表一所列出的累積機率,台灣發生車諾堡或三哩島式爐心熔毀的機率是百分之二點六至百分之八點六。

福島核電廠事故對日本人的影響

作者:道祖土正則 譯者:廖春宇

去年3月11日的大地震、大海嘯及福島第一核電廠對日本造成莫大的影響。

福島核電廠事故下「安全神話」的崩壞
政府、電力公司、專家不斷地說,日本的核電廠絕不會發生如車諾比一般的重大事故。在日本我們稱這為「日本神話」。

核能安全委員會、電力公司未採取任何預防措施「因為絕對安全所以沒有必要有重大事故發生時的核電廠反應對策。居民避難政策是以有事故為前提進行的,為了不要讓居民認為核電廠是危險的,所以不進行事前訓練。」「安全神話」完全於福島核電廠事故中崩壞,一直以來最相信「安全神話」的政府、電力公司、專家們以「事故是在預想以外」為藉口作為逃避「因為無法預見事故,所以責任不在自己」。

日本的高放射性核廢料 及 低放射性核廢料處置

2012年9月24日

作者:道祖土正則(日本青森縣反核代表)譯者:林晏僖

台灣環境保護聯盟於25週年特別邀請日本青森縣反核代表道祖土先生來台灣於立法院開公聽會,參觀核二廠低放射線核廢料倉庫,核一廠高放射線核廢料乾式貯存場,蘭嶼核廢料貯存場,與核電廠及核廢料所在地的地方居民演講座談,且至屏東林邊鄉養水種電廠體會台灣大片太陽能發電及再生能源發展的狀況,並與屏東縣曹啟鴻縣長交換台日合作發展再生能源的新願景,台日反核交流更添活力

在日本,使用過核燃料再處理是一種義務。

政府餵我們核電鴉片

徐光蓉(臺灣環保聯盟學術委員召集人、臺灣大學大氣科學系教授)

2012年 03月03日
去年初日本共有54座核電機組,數量僅次於美國104座及法國58座,為全球第三。日本政府一直告訴民眾,發展核電是必要的:沒有核電,會缺電;沒有核電,經濟會萎縮,失業率會上升;有核電地方才有發展;核能安全部分,政府會善盡監督責任……。為降低地方反對聲浪,核電公司提供巨額金錢「回饋」地方;定期維修聘僱的臨時工多來自附近民眾,也提高地方「就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