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再生能源

「反對政府漠視再生能源發展、拖延非核家園時程」

­

日前經濟部次長杜紫軍表示,我國現有三座核電廠是否延役與核四是否商轉有關,而再生能源要能取代核電、長期穩定供應是2030到2050年的事。杜次長此一關於台灣電力發展的說法,嚴重背離事實,我們深不以為然。

事實上,我國現有三座核電廠現在立即停止運轉,根本不會缺電,而且核四不商轉,未來也不會缺電。我國自2008年以來,夏季尖峰用電時期,備用容量率都高達20%以上,2012年為22.70%,而核電的裝置容量為總裝置容量的10.63%,若停止核電,備用容量率仍有12%,沒有缺電的問題。核四的裝置容量為目前總容量的5.58%,若也不商轉,備用容量也還有剩餘,何況未來還有其他新電廠會發電,並且尖峰用電可以用負載管理和節能措施來降低。2012年我國的平均發電設備利用率只有49.80%,也就是說,發電設備有一半的時間或一半的容量是閒置的,可見我們並不缺發電設備,而是缺乏良好的負載管理。所以,我們不必等到2030年,現在就可以零核電而不缺電。

誰是能源政策的真正丑角?

徐光蓉/臺灣環境保護聯盟學委召集人;台灣大學大氣系教授

馬英九在10月15日舉辦的「2013再生能源發展願景高峰論壇」表示,「在可預見的未來,再生能源還無法取代核能」,不僅大潑再生能源業者冷水,還藉機推銷核電。 日本福島核災發生以來,台灣不分藍綠各界的民調都顯示半數以上民眾反對核電,馬政府依舊大剌剌地利用各種場合放送其對核電的偏執。

再生能源創造就業,不是德國電價昂貴的主因

徐光蓉/臺灣環境保護聯盟學委召集人;台灣大學大氣系教授

台灣雖然在2009年通過再生能源發展條例但整個政府加上誇張的經濟預測下,緊緊抱著核電,不停地興建大型燃煤電廠,導致台灣發電設備多到即使在夏天尖峰,仍有近1/4不需要開啟! 這些過多閒置的發電設施,不僅是台電嚴重虧損的主因,更容不下其他新發電形式的加入,因此不斷排擠再生能源發展。

台灣如何於2030年達到電力自主(零核電、零石化)

台灣如何於2030年達到電力自主(零核電、零石化)
作者:高成炎(台灣環保聯盟學術委員、台大資訊系教授)

日本再生能源政策

作者:道祖土正則 譯者:林晏僖

日本政府9月14日通過的”新能源環境戰略”,目標是”2030年零核電”,再生能源發電量必須達到全部發電量的30%( 本來核電廠發電量全部用再生能源取代 )

2010年再生能源發電量占總發電量的10%。大型水力發電佔了其中的90%,而太陽能及風力只佔了1%。這是因為核能發電政策而抑制了再生能源的發展。若要達到30%的目標,把大型水力發電剔除之後還需要目前20倍以上的發電量。因此太陽能發電及風力發電的收購價格就被提高了。

德國太陽能發電創紀錄對臺灣的啟示

2012.10.11
徐光蓉(台灣環保聯盟學術委員召集人、臺灣大學大氣科學系教授)

2012年5月25、26兩天德國太陽能發電都創下每小時發電2200萬度的世界紀錄。2200萬度約是台灣夏日尖峰用電的2/3,也是核一二三滿載發電量的4.3倍!身為全球第二太陽光電生產國,我們應以出口綠能產品為滿足,還是應學習德國積極發展再生能源以創造內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