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最新消息

花蓮分會「花蓮山石年」環境映像文件展

有一群人籌畫了近一年的展覽——他們是花蓮山石年團隊,要辦「花蓮山石年環境映像文件展」。

內容有紀錄片工作者潘朝成老師的報導影像、亞泥自救會白誠實的亞泥主題展、太魯閣族鍾一好的母語創作分享會、花蓮在地青年鍾岳樺的時空位移對比影像,更有東華年輕學子環頸社的環境戲劇工作坊…… 以多元的方式來訴說這塊土地曾發生的環境故事,再去展望邁開的下一步。

「環境議題」,時常被認為是嚴肅、激烈、衝突的,但其實裏頭蘊含著人與人或土地之間非常豐厚濃烈的關係,這些都是全民共有的情感!

他們想重新召喚這珍貴的情感! 現在,就要策畫讓全民環境意識覺醒的展覽!

提供一個平台,讓大眾能平靜公開討論花蓮的環境議題。

花蓮山石年團隊都是小小兵,希望有更多人一起參與!有了你,才能成為一個堅定強大的力量,一起成為填補山上的小石頭!

*展覽資訊: ————————————————————————————————————- 
展期:2019年3月22(五)至3月31(日)共10天
地點:花蓮松園別館
展覽內容:
劉曉蕙【環境議題山海經】
鍾寶珠【環境議題編年史】
潘朝成【報導影像展】
【環境議題講座】
鍾岳樺【時空位移影像展】
白誠實【亞泥議題主題展】
鍾一好【新民謠創作分享會】
環頸社【環境戲劇工作坊】

*展覽內容搶先看: ———————————————————————————————————————————————————— 【山石年土地紀事—反TDI花蓮設廠】 1987年時,台灣肥料公司花蓮廠預備與美商奧林公司合作,要在人口密集的花蓮市美崙區生產TDI 。TDI,甲笨二異氰酸酯,屬於劇毒有機化合物。消息傳出後,引起花蓮民眾的恐懼。因此,一群在教育、文化界的小人物開始團結抗爭,並在1988年10月組成了台灣環保聯盟的第二個分會。 因為這群小人物的努力得到許多地方知識份子的熱烈迴響,使奧林公司受到壓力而撤銷設廠。 看更多花蓮環境運動事件…………請按我

*策展人介紹: ———————————————————————————————————————————————————— 【花蓮山石年 團員故事 ▍召集人 鍾寶珠】 你想像中參與花蓮大大小小的環境運動者是什麼模樣呢?犀利?嚴肅? 直到與寶珠姐相識相熟後,就會發現她格外親切、樂於分享。 寶珠姐的生活十分農村,話語時常關懷人,是個熱情與活力十足的社區工作者,更是一位文化修復者! 趕快聽她聊聊和平水泥專業區的設置歷程與南華村的客家故事~ 影片連結…….請按我 ————————————————————————————————————————————————————
★花蓮山石年團隊的全民線上募資計畫正式啟動!請支持我們:https://www.flyingv.cc/projects/21072
★花蓮山石年團隊的粉絲專頁裏頭有非常真實觸動的故事! 請持續關注我們:https://www.facebook.com/pg/hualien.30/posts/?ref=page_internal
★贊助方式:19552990 戶名:台灣環境保護聯盟(請註明給花蓮山石年專案)

對“以核養綠通過照出局,害我排那麼久”之評論 –「以核養綠」無法成為世界能源趨勢!

劉志堅/台灣環保聯盟會長 

我國早年的核電發展背景

台灣在1970年開始籌劃、興建核電廠。選於北海岸的石門區、萬里區(核一、二廠,近大台北地區),及屏東縣恆春鎮,分別在1978/1979、1981/1983、1984/1985年(各機組)相繼商轉發電。彼時(1985年),核電在台灣總發電裝置容量的占比為32%,及總發電量的占比高達52%。

在民國60、70年代,惟經濟發展至上,在經濟帝國主義運作下,那時,迷信於「科技萬能」、資源無限的思維,不少國家相信「核能」是未來無限「能源」的希望,於是核能工業蓬勃興起。認為核能發電是安全的、便宜的、核廢料是可解決的,核能發電是促進國家經濟發展的萬靈丹。

而今,事實證實,完全不是如此。當時國際上美、俄強權冷戰,在雙方拉攏鞏固的陣營中,國家內部常是極權腐敗政權,經常地受到極大程度的保護與支持,爰極權貪腐甚為嚴重。

在經濟帝國主義的肆虐下,常向強權國家(對台灣,尤指美國)借貸巨額款項以興建如核電廠等大型建設。如此的,彼時台灣政府很輕忽的、快速的興建了3座核電廠,運作迄今,已近40年。

政治獨裁加上掌握金財體系,形成所謂金權政體,以提供貸款等發展基礎建設,包括發電廠、港口等基層建設(如以前的十大建設等),與國際金財政治勢力結合而為一種金權帝國政體,此雖為發展經濟,其實後遺症無窮(註 1。(另者,美蘇兩大集團的競賽,並以和平用途的核電廠做掩護,為另一個發展緣由)。

核能發電量於2014年達高峰,之後,就因核一二廠機組運作問題,逐年下降,2016年時,為14.2%;2017年核電在總裝置容量的占比已降為8.4 %。

核電廠的高強度核廢料越累積越多,沒地方去,只能堆放廠內;低階的,於1988年2月,運存蘭嶼島,(暫)設核蘭嶼廢料貯存場。並對核能發電每發一度電課一定的錢(如近年,0.17元/度)做為核後端基金,以求解決未來除役及核廢問題。但這樣有解決核電後端問題(也就是核電廠的外部成本)嗎?

同一時期,我們來看菲律賓,為馬可仕當政時,開動興建巴淡核電廠 (BNPP)約於1975年始建,於1984年(約當馬可仕下台時候,)受人民及正直行政官員等的反對,停建封存迄今。(關於菲律賓巴丹核電廠資訊,可參見2)。

在台灣,領導當權的國民黨政府於民國70年代繼續要在台北縣貢寮鄉興建核能四廠。但以台灣民主化、及解嚴,民間的反核勢力勃興,以及世界上已多次發生核電廠巨大災變,致核四廠雖於民國92年動工,於2014年封存,迄今終未完成。

看起來,世界各國興建核電廠的緣起、過程,都很類似:在國家壟斷、財團當道的推動下,興建多個的核電廠。核電廠興建工程及其運轉維護的錢也多落入擁核/核電集團之手。然後,增加用電,產生更大的電力需求倚賴,然後對核電更大的倚賴,繼續興建更多核電廠,甚至債台高築,及需世代背負無盡的核廢料處理/處置負擔。

核電廠的興建計畫及擴充、散播,本就充滿了國際強權勢力的運作,核工業興起及其衰落,反應了國際力量的角力及縱橫北捭合,台灣豈能被置於外。但台灣也自有內部的影響因素、力量在作用著。

去年在NNAF(「亞洲非核論壇」,在菲律賓召開)會議,各國的報告中,再再顯示各國、各地的(擁)核能產業仍在活躍中,包括中國、法國、日本、韓國、蘇俄等,仍在各地輸出核能設備或試圖建造核電廠。但反核方可謂成功的例子為,於2016年11月,越南取消於南部寧順省興建核電廠的計畫。

目前,中國所推動的「一帶一路」,不是同樣的專制帝國霸權、殖民主義的模式、類型?又以中國極權共產帝國的擴散、霸權野心,仍在繼續大量的興建核電廠,不顧鄰國的死活、不顧世界的反對、國際局勢的均衡。

在台灣不利核電發展的後續因素

近期,由核工業廠商(如日商在英國、土耳其建廠計畫停止、退出)、能源專家(如Mycle Schneider,「世界核子產業現況報告」領銜作者,)的甚多資料、評論,可知核電漸趨沒落,為大勢所趨。我們由以下因素整體的來看,「核電已經回不去了!」。

(一)再生能源的急速發展及成本降低
過去20年來,全球的風力及太陽光電發電設施的容量,成指數型態的成長,以及其單位成本不斷的降低,幾乎如莫爾定律(降低)趨勢一般(請見圖1)。在減碳(抑制上升1.5度C目標)、揚棄化石燃料的國際面對氣候變遷的壓力下,再生能源的急速發展及成本不斷降低。以及核電廠興建成本不斷上揚、興建時程長、民意不同意等因素壓力下,即使在自由電力市場下,不為投資方所喜愛,核電漸失其競爭力。核電漸趨沒落,為大勢所趨。

 

(二)日本福島核災(等)發生
約每隔十多年,就發生國際級的核電廠災變,且導致廣大地域、人民的核輻傷害,其傷害是長期的、複合的,不只是一地方的、不只是生理性,也是心理性、社會性的傷害及損失。福島核災,仍有5萬多人回不了家,2000多人因有關核災事故影響死亡,包括很多小孩子。影響所及包括土壤、自然森林、海域,農民栽種的土地收污染,漁民也無處可捕漁。影響層面包括了健康、社會、經濟的影響。福島核災影響災民說,「絕不要興建核電廠」,「或許再50年才可能返家」。

在台灣目前,就政治面而言,在上次公投案,國民黨們很自相矛盾的是,拒絕福島鄰近地區的(疑)核輻污染食品的輸入,但又讚同以核養綠公投案?

(三)台灣沒有處置核廢料場址及台灣的地狹人稠,無偏遠地區(或海島)可儲放/處置;及政治國際因素,爰無利用核能的條件。
這不只是民意溝通問題,而是客觀上台灣無發展核能、利用核電的條件。別的國家或有的有沙漠、有海島、有穩定地質,有的國家地土廣袤、人口稀少,或可有儲放、處置核廢料的地點,台灣是完全無此條件。即使因核災變而疏散(北部往中南部跑?),也幾乎是不可能。

依據台灣過去的歷史及地質資料,台灣是地質極度不穩定的地域,活動斷層有33條之多;超巨級的地震、颱風、海嘯、颱風等經常發生,及在複合式型態災難衝擊下,很難確保核電廠的安全。

(四)(暫不論技術面、成本高低)核後處理計畫,以其技術極限及年限長遠(達數百、萬年),幾乎是超乎商業操作考量的課題
以核一廠的除役計畫來看,其計畫期是25年,以及後來土地、環境監測、復原,大概要50年以上。至於核廢料,(高階核廢料,是最劇毒的物質,其半衰期依核種而不同,總要數萬年),更是遺毒萬年。以核後端基金的運作,其錢額(現值、購買力、價值)多少、如何計算,幾乎是超乎商業操作考量的課題。

據知,核後端基金目前有3300億元,因某些因素(?)要提高到4700億元,這些錢夠不夠?這些錢如何保值、運用?或制度上、政策上,到底核廢料誰要負責(最終責任)?這些都是問題、都是不明的。也就是,目前經濟面、財政面之操作,都無法面對核電廠產生的高階核廢料問題;在政治或政策面,更是渾沌。

(五)再度,面臨「成長的極限」、「科技萬能」(科技可解決一切人類面臨的問題)?
核電廠安全是可確保的嗎?其中包括了人性的因素、社會的因素等。人類使用資源可以是無限的嗎?(如以鈾-235的來源,也是有限的,估計以現今的開採價格,大約僅可再用85年)。

本此,用電的需求成長,是無限的嗎?是無代價的嗎?目前以化石燃料發電、鈾核燃料發電方式,僅是暫時的方式,我們需盡速尋求替代方案—能源轉變計畫,包括應付氣候變遷的「減碳的需求」,故轉型朝向再生能源方式發電,是台灣的惟一求生存、發展的機會。

擁核者意見荒繆之論析

近日(公投後),擁核者對於經濟部的能源政策、電力供應之規劃——仍以非核家園的軸向發展,多所批判、埋怨,或說「害我排那麼久」,此誠為個人情緒之言。及各種原因、論說,難一一於此批駁。請思考、參見國際歷來能源(化石能、核能、再生能源)發展、變動之趨勢,及國際自然環境及政商經營環境之變遷,思考台灣要走的路。台灣若繼續使用核能,是一條不歸路,但仍有些論點,於此再強調、說明,

1.或謂將供電不足、(再生能源)供電不穩或不及;或謂電價將上漲。
這些都是可勘憂慮的狀況及風險,請政府依照規劃推動及執行「成果」,讓大家信服。但應不必依照商總理事長賴正鎰、工商協進會理事長林伯豐等的喊話——若沒核電,台灣就一定會缺電、就要倒了,其等只是為了自己的利益罷了。

2.有擁核者說,2011年的日本福島311核災變,核電廠的爆炸沒造成半個人死亡;也沒有因地震,而(直接)造成核電廠災變;也有人說核廢料無毒,不會造成人體傷害。
等等這些說法,都是失去「常識水準」的說法,不值一駁。若說核廢輻射無害,自己去照照高強X光,看身體的反應、醫師怎麼說。

3. 有人困惑,世界上仍有一些國家在蓋核電廠,如日本、中國、法國,仍在發展核電;又或倚賴核電以避免或取代燃煤電廠的排碳、排放污染物!
誠然,在歐洲,各國有其核工基礎,及如日、韓、俄,亟思發展核工產業;以及各國使用核能、處理核廢的條件各自有所不同。大致上,各國在既存的核電廠供電的基礎上,都朝向「減核」,逐漸關閉核電廠。如德國,將於2022年廢核,2038年廢煤。(大抵上,「廢核」比「廢煤」更早、更容易,但其後的除役及核廢料處置,則將是落落長,非一朝一夕的)。比較麻煩的是中國,仍在蓋核電廠,想以此達到「減碳」目標。(這將是國際政治問題,另論述)。

4. 有人謂,核四廠已經開(花錢)了2830億元了,今天把它封存、作廢,豈不可惜、為一大損失,故應要把核四啟封、商轉。或是以一種「核一、二、三的核廢已有一堆了、已污染了,增加核四的量,所增衝擊應不會太大啦」(所謂「債多不愁」的心態)。

對此作法、方案,在財務上,是可以估算的,但應要計入環境、社會的外部成本、真正的後端成本,以及誰要負責、負擔這成本?(即使暫不計核災風險、損失)。若採這方案,可謂爛帳一堆,喜歡核電者只取其短期之利,而不計算、負擔真正的成本。

對未來永續能源政策我們應建立共識及共同努力

經濟部於日前開記者會回應公開回應公投案,對於未來的能源規劃仍以發展綠能(等)、確定核電廠不延役、不重啟的政策。蘇貞昌院長更以「過去政策錯誤」,才會浪費那麼多錢,誠為感慨之言。在過去(40多年前)在獨裁政權下之所謂經濟建設,常常留下無盡的後遺症(再舉案例如桃園的RCA廠污染地下水及作業員工導致大規模已被證實為職業傷病及死亡案、台南安順廠的汞污泥污染案)。核四廠停工及諸多核廢,亦然。

諷刺的,這些錯誤的政策,到後來好像不知誰應負責呢,難道不是以前極權統治的政黨——國民黨嗎?

對於能源(電力)的充裕、穩定,必有各種現實上困難及各方利益的考量,政府必須以全國的整體、長遠利害來規劃,以及有效率地推動,我們支持及肯定經濟我部持續地堅持非核家園、發展綠能、能源轉型的政策,以及朝向空污減量的方向努力。這也呼應著國際趨勢:如近日,德國將於2022年廢核、2038年廢煤;Google公司向台灣再生能源公司購買綠電簽下亞洲首次合約等。

我們也同意沈榮津部長所言,「只要按照既定的能源轉型計畫進行,仍可確保穩定供電」。

據國際能源專家Mark Jacobson的看法,台灣在2050年前,是具有低成本再生能源100%供應電力與能源的國家之一。發展自主性能源是政府首要能源政策之一,對台灣言,據知台灣海峽有甚多世界上最優良的離岸風場,這是台灣的機會,且已在起步中。

台灣的能源政策、電力供給方面,尚有甚多的課題要去克服,更要社會各界(包括企業界)的全面配合、支持。我們要求政府應全面、快速的推動能源轉型,包括積極發展再生能源、節約用電、提升能源效率、建構智慧電網、儲電系統等等,及努力減碳、降低空污(尤指燃煤,至於退役的燃煤電廠,可退到第二線,考慮安排做為備用、備援電力設施)的種種作為。我們呼籲社會各界一齊支持、肯定及努力推動能源轉型、發展再生能源的種種作為。

註1:可參見約翰‧柏金斯著❮經濟殺手的告❯,時報出版社
註2:關於菲律賓巴丹核電廠資訊,可參見 https://zh.m.wikipedia.org/zh-tw/User:Changnick/Bataan

本文於2019.2.14刊載於蘋果即時評論

【台灣環盟對經濟部回應公投案對未來能源供應及配比之聲明】

昨日,經濟部記者會回應公投案,對未來能源供應及配比規劃,向社會做了詳細、負責任的說明,環保聯盟對於經濟部的能源規劃仍以發展綠能(等)、確定核電廠不延役、不重啟的政策,表示支持及肯定。

對於能源(電力)的充裕、穩定,必有各種現實上的困難及各方利益的考量,政府必須以全國的整體、長遠利害來規劃,以及有效率地推動,台灣環盟等環團支持及肯定經濟部持續地堅持非核家園、發展綠能、能源轉型的政策,以及朝向空污減量的方向努力。這也呼應著國際趨勢:如近日,德國將於2022年廢核、2038年廢煤;Google公司向台灣再生能源公司購買綠電、簽下亞洲首張合約等。我們也同意沈榮津部長所言,「只要按照既定的能源轉型計畫進行,仍可確保穩定供電」。對於離岸風電開發商在彰縣已有六風場取得籌設許可,我們樂觀其成。

台灣的能源政策、電力供給方面,尚有甚多的課題要去克服,更要社會各界(包括企業界)的全面配合、支持。我們要求政府應全面、快速地推動能源轉型,包括積極發展再生能源、節約用電、提升能源效率、建構智慧電網、儲電系統等等,及努力減碳、降低空污(尤指燃煤,至於退役的燃煤電廠,可退到第二線,考慮安排做為備用、備援電力設施)的種種作為。

聲明團體:台灣環境保護聯盟等

環保聯盟會長:興訟要環團閉嘴,有害公民監督施政

劉志堅/台灣環境保護聯盟會長
 
   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環盟彰化分會)總幹事施月英,遭彰化縣大城鄉長蔡鴻喜以《刑法》妨害名譽與選罷法意圖使人不當選二罪提告,此案於年初(2019年1月10日)於彰化地方法院開庭。對此事、此案,由於事涉公共事務可受公評之事,環團認為非同小可,齊表聲援施月英及譴責蔡鴻喜鄉長,及懷疑是否有幕後因素。
 
   於去年6月監察委員到大城鄉台西村視察兩村遭受六輕汙染情形,當地民眾向監察委員陳情表示,聽說鄉公所拿六輕4000萬元,其中有800萬元作為特支費,希望監察委員調查此案,蔡鴻喜鄉長當時也在當場,並沒有做任何的反駁與回應。

   施月英總幹事只是於臉書發表評論,要求其下台,卻遭控訴《刑法》毀謗罪、及違反《選罷法》;近年政商財團、政治人物對環團的公共事務評論,濫行策略性訴訟,意圖使人民對公共事務評論有寒蟬效應(chilling effect),此當有害於公民監督公共施政,甚至民代、媒體之言論自由行使。

台灣環境保護聯盟對政府考量納入核能能源配比之聲明

   前日,經濟部能源局發言考量變動非核家園政策,真是令人震驚!其緣由當以去年1124公投第16案,擁核方贏了,經濟部能源局說甚麼為了「以核養綠」、「反空污」之理由,以此為之,誠難令人心服。所稱「反空污」,宜屬環保署的權責,至於「以核養綠」,更不知這句話之意旨。

   依經濟部(能源局)發言,調整能源政策美其名在規劃中,也就是考慮變動非核家園的年限(由2025年延到2030年?);及考慮把核能納入能源配比(也就是想要核三電廠等延役、核四廠啟用啦!)。我們很納悶於:目前的最終處置核廢料廠址找到、設置好了嗎?台灣的幾個核電廠(操作上、天災發生而致災難)變得更安全了嗎?核能發電變得更便宜了嗎?台灣有甚麼使用核能的條件?若非這些狀況、條件有解決或變好,政府基於甚麼強烈的理由,要延役或啟用核電廠?

蝦米!核一除役二期乾貯 說好8年現變10年

(洪敏隆、許麗珍/台北報導)

核一廠除役因為採露天設計的一期乾貯場的水保證明卡關,反應爐內的用過燃料棒無法退出移入,台電一直對外強調等二期乾貯完成就會將原貯放在一期乾貯的燃料棒移入,盼新北市政府放行,但今天環保署查核一除役環評,經濟部證實原本對外宣稱8年完成的二期乾貯場要再加2年變成10年,完工啟用時程從原規劃的2026年延後到2028年,民眾批「10年都可蓋好一座核電廠」。
 

台灣環境保護聯盟聲明【不要遲滯邁向非核家園的腳步】

【不要遲滯邁向非核家園的腳步】

公民投票第16案日前投票獲得通過。對此結果,行政院之回應,我們感到疑慮,特發表聲明如下:

公投第16案通過後,將廢除電業法第95條第一項條文:核能發電設施應於2025以前全部停止運轉。此強制性條文廢除後,核電設備就不必於2025年前停止運轉,但這不應該被解釋為:核電設備一定要運轉,或一定要有核電設備運轉。

核電設備能否運轉,要看其機器設備是否堪用,投入成本是否划算,並要評估是否符合原子能安全和環境保護等相關法令的要求。

台灣是地狹人稠地震颱風頻仍斷層密布的海島國家,缺乏發展核電的條件,現有核電廠帶來核災威脅和難以處理的核廢料萬年毒物。30年來台灣反核運動的目的就是在於早日擺脫核災威脅和紓解核廢料難題。

台灣環境保護聯盟聲明

 

公投第16案通過後,行政院等機關這一、兩日做了很多可能再啟用核電的發言,台灣環境保護聯盟發表聲明如下:

公投通過後,行政院先由發言人説非核家園不變,接著賴清德院長說可以評估核二、核三延役,但否決核四重啓;經濟部沈榮津部長回復立委逼問,說若其他發電不行,就“只有剩核電”,原委會及台電都說,安全第一,但尊重決策。台電及地方政府旋即回應,台電說核廢料無處去、朱立倫市長說新北市不接受永久存放核廢料,屏東縣長潘孟安也表示不接受核三延役。

本聯盟表示,民主運作,公投僅是民意的表達方式之一,尚有公職民代、各種團體、媒體發聲等管道、機制,怎麼會是“僅以此一次公投結果”,就謂尊重民意,據以為調整、變動重大能源決策呢?且本次公投,是修法以來第一次,可謂試行,問題多多,當待改進;若以此次公投第16案通過謂為民意反映,豈能忽略有401萬名選民是投不同意的。又投票前,有五百多位教授學者連署,呼籲對第16案投不同意,難道不是民意的反映?

就以立委鄭寶清昨(11/28)日謂“核廢料應放在投票贊成核電廠支持率最高的那一縣市”,是否也是一種很貼切的民意反映?立法院眾多立法委員之發言、決議,豈不更是一種民意?有民間聲音支持鄭委員之說法,其不失為“核廢料最終處置廠選址”的一種方式。甚至有環團構思,以此做為公投的提案。

暫不論核廢料之處理技術及其昂貴成本,台灣島內幾乎是沒有核廢最終處置場址的,以及現行的核電廠之用過核燃料棒貯存設施,大都已爆滿或即將爆滿。請行政院、原委會、經濟部在論及核電廠延役或重啟時,祈深思並熟慮之。

台灣環境保護聯盟
2018/11/29

台灣環境保護聯盟對公投第16案通過之聲明

堅持落實非核家園

公民投票第16案日前投票(11月24日)獲得通過。對此結果我們深感遺憾,特發表聲明如下:

一、中選會處理本次公民投票案之成案、民眾告知、辯論等過程草率匆促,無法讓民眾充分了解提案內容及正反意見,投票流程又安排不當,讓民眾投票費力耗時;致使直接民主的意義大打折扣,民意呈現的真實度受到質疑。對這些中選會的不當作為,我們在此表達強烈譴責。

二、公投第16案通過後,將廢除電業法第95條第一項條文:核能發電設施備應於2025以前全部停止運轉。此強制性條文廢除後,核電設備就不必於2025年前停止運轉,但這不應該被解釋為:核電設備一定要運轉。核電設備能否運轉,要看其機器設備狀況是否堪用,並要符合原子能和環境等相關法令的要求。我們認為,運轉40年的老舊機組不應延役,充滿瑕疵的核四不應重啟。我們反對擁核者延役核一二三和重啟核四的主張;我們也反對政府隨之起舞。

台灣環境保護聯盟對公投第16案的聲明

拒絕核電才能享有安全、乾淨、永續的能源—公投第16案請投不同意

           

   今年11月24日地方選舉將同時舉辦公民投票。

   公投案中的第16案主張:廢除電業法中有關落實「非核家園」的條文;該條文規定,核能發電設備應於2025年以前全部停止運轉。

   廢除此項規定意味著:老舊的核一、二、三可以延役,封存的核四可以啟封、續建、商轉,新的核電機組可以興建。此案的領銜人宣稱其目的是要「以核養綠」,但從他的理由書可以看出,他事實上是「以核擋綠」,主張使用更多核電,反對大幅擴增天然氣和再生能源發電。

   台灣地狹人稠、斷層密佈、地震颱風頻仍,沒有發展核電的自然和社會條件,萬一發生類似車諾比或福島核電廠的重大災變,將導致台灣社會的崩潰;就算電廠正常運轉,也將產生毒性長達數百年至數十萬年的核廢料,這些毒物目前尚無處可去。繼續發展核電將導致更大的核災風險,並產生更多難解的核廢料。